这个世界乱纷纷,先把自己炼成器

请不要转载我的图,谢谢
 

Daily Art【每日一画】

9.19-9.26

补上,有两张在火车上画的感觉质量不好

Daily Art【每日一画】

9.13-9.18

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DailyArt 【每日一画】
9.1-9.12
每天坚持画一张画,一万小时定律。无论临摹还是原创还是二次加工,无论如何也请挤出时间,强迫自己画一张吧

笔记本上的涂鸦…基本都是历史课上无聊画的,或者之后补的还没画完。


给一些无关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笔记打码了【不对。


最近实在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图,不好意思……

…其实把这张图放上来的时候才考虑该怎么说它。

我就是想画打雷,我喜欢死她了,喜欢死她的声音和摄影师拍的写真。

左上是演唱会,右上是过期胶片拍的那组,喜欢打雷的应该都看过微博上有CNU的各个博主发过她的写真和专辑封面。


玫瑰这张我是联想过,就是《烧毁的诺顿》…打雷为数不多的念白桥段。

更准确来说,是这一首歌都是念诗。

来自蜜月 《honeymoon》的结束曲《Burnt Norton (Interlude)》

歌曲我会放在评论里。



Time present and time past
现在的时间和过去的时间
Are both perhaps present in time future
也许都存在于未来的时间
And time future contained in time past
而未来的时间又包涵着过去的时间
If all time is eternally present
假若全部时间永远存在
All time is unredeemable.
全部时间就再也都无法挽回
What might have been is an abstraction
过去的存在可能是一种抽象概念

Remaining a perpetual possibility
保持着一种恒久的可能性
Only in a world of speculation.
只是在一个臆想的世界中
What might have been and what has been
过去可能存在的和已经存在的
Point to one end,which is always present
都指向一个始终存在的终点
Footfalls echo in the memory
足音在记忆中回响
Down the passage which we did not take
沿着那条我们从未走过的甬道
Towards the door we never opened
飘向那重我们从未打开的门
Into the rose-garden.
进入玫瑰园


© 千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