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乱纷纷,先把自己炼成器
 

《随风飘的月影兰》
记录一下。

2000年的老日漫。
其实我觉得这片还是单女主吧,故事全是围绕着月影兰的旅程展开的,更多时候是以她的视角观看。

角色塑造都挺好,特别是配角,就是各个角色什么设定都写在脸上,好人坏人路人夸张的手法一看就看得出来,而且各有特色,主次分明。

其实月影兰开口说话我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女的?!”  因为在如今动漫,把男性女性化来当美型是很惯用套路。而且很难想象到一个女性会是武士。看了一些剧情发现她心地善良,嗜酒如命还是感觉挺萌的。每次看到OP她在睡午觉会把剑放在一旁,脚放到水里就感觉这是一部很独特的武侠片。

再说场景美术,就是老日漫那样灰灰淡淡的风格,让我想起《犬夜叉》,一些室外的场景都很好看。打斗片段是小池健负责,武士拔刀决斗出奇的流畅,可以说是一开打帧数就飙升,分镜虽多但交代了人物的位置和动态,用在了刀刃上。

13话作为一个短篇动画很正常。就是一个武士的旅行故事。我比较感兴趣的就是最后一话,阿兰姐与顺三郎在酒馆相遇,分镜虽然不会说话,但一个个镜头特写也告诉观众她看到顺三郎如今身边也有爱他的女人,为他感到高兴。

顺三郎说自己一直在逃避,不敢从过去醒来。而当决断之时,两人只是说“你的剑法是我教你的”“当初也是你教我喝酒的” 这样带过了过去发生的一切。       
阿兰姐三招就废了他的手,希望他能带着心爱的女人远走高飞,从此不再拿剑。

我之所以觉得有趣是因为想起以前看《刀语》也有这样的感觉。13话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全片没人能接下阿兰姐三招【简直跟一拳超人一样无敌。她剑技一流,但剧情从未交待过她怎么习剑,有什么过往。高手对决几下就完,和之前打喽啰的高帧数简直不是一个套路。《刀语》里七花和白兵也是如此,用大量笔墨铺写白兵剑技之高超,然后与主角相遇,夕阳西下,一笔带过,主角就赢了。

这就是日本武侠让我觉得很奇妙的地方,留白留的很恰当。给人塑造的就是逍遥自在的浪人剑客形象。再加上阿兰姐这样一个说话冷静,还时常调侃、无拘无束的人让这个番更闲适起来。是个不可多得的有情调老番。

评论
热度(4)
© 千泷 | Powered by LOFTER